彩之家赵子龙

用途: 该阀用于高层建筑消防系统中,当给水管路压力超过设定压力时,泄压阀开启,防止管线及设备因超压而损坏;压力降至设定值,该阀自动关闭。 特点: 可将给水管中超过导阀
产品咨询热线

用途:

该阀用于高层建筑消防系统中,当给水管路压力超过设定压力时,泄压阀开启,防止管线及设备因超压而损坏;压力降至设定值,该阀自动关闭。

“那不是赵子龙吗?”
  随着一声炮响之后,最先出现在赛场中央的却是赵子龙,当年赵云、吕玲绮、甘宁随杨阜南下江东之时,还曾与江东诸将有过较量,当时可是跟大将太史慈斗了百合不分胜负,一手神射更是令江东诸将侧目,无论是陆逊还是顾邵,对赵云印象都非常深刻。
  尤其是五年前,赵云率领五千骑兵,大破辽东,不到半年的时间里,硬生生凭着五千骑兵攻破了公孙度的大本营,逼得公孙度自尽而亡,令吕布彻底平定幽州,在当时可是引起中原震动,赵云风头之盛一时无两。
  只见赵云策马来到赛场中央,挥动一面令旗大声道:“少年击鞠之战,现在开始,双方球手就位!”
  随着赵子龙的声音落下,两侧大门打开,一群骑着小马驹,年纪绝对不超过十岁的童子策马奔行而出,在赵云两侧一字排开,手中各自提着一根曲杆。
  看得出来,虽然只是小马驹,但那些马驹都算得上是上好的良驹,养大了绝对是优质战马,不过更吸引人的却是两边一字排开的幼童。
  击鞠的规则跟足球类似,不过不是用踢得,球是一颗中空的木球,双方各自有一个球门,球手以手中球杆击打马球,互相攻守,将球打进对方的球门里,限定时间内,攻入球门最多的一方,获胜。
  却见一群幼童各自手持球杆,一个个身上都带着一股很浓的军旅之气,如果不去管年龄的话,这些幼童放在军队里至少在气势上绝对是合格的,而且一个个精神十足,丝毫不受周围欢呼声的影响,这才是难能可贵的。
  像赵云这样见惯了千军万马的大将,这种小场面自然没什么,但如果是普通人,别说小孩子,就算是成年人立身于无数视线的汇聚下,心态上也会产生些忐忑的心里,但这群孩子,却丝毫没有类似的反应,一个个斗志昂扬。
  “叔父,这些孩童……”顾邵看向杨阜,不解的道。
  “北面为首的那个,是主公的公子,吕征,其他几位都是各位将军之子。”杨阜微笑着解释道。
  这个倒不难辨认,吕征跟吕布虽然不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却也有七成相似,少了几分吕布面相中那股冲击力,中正平和,却不失阳刚之气,虽然年幼,但手提球棒,策马肃立,倒是颇有几分英气。
  “这般年纪,为何身上有股军旅之气,而且虽是游戏,但对孩子来说,也太过危险了一些。”顾邵询问道。
  虽然骑得都是小马驹,但也一样容易出事,吕征怎么说也算是太子爷了,不在家里好好启蒙读书,却来做这种危险游戏,多少让人有些吃惊。
  “两位贤侄或许不信,这些孩子,基本上可都是在军营里长大的,而且是主公亲自训练的骠骑营里长大,身上自有几分军旅之气。”杨阜笑着感叹道:“而且这击鞠赛,也是主公一开始因为孩子们无聊,在军营里乱跑,影响正常训练,为他们设计的,一开始叫蹴鞠,无需骑马,命工部以一些事物做出一颗球让孩子们玩耍,后来随着孩子们长大,到了该学骑马的年纪,主公才弄出了这击鞠比赛。”
  杨阜看向一脸惊讶的两人道:“只是这击鞠比赛,虽然看似玩耍,却也暗合兵法,被军中将士青睐,后来逐渐传到各军,别说普通士卒,将军们没事也爱组织人玩上几把,慢慢的才有了今日的规模。”
  “吕骠骑好歹也是天下一大诸侯,竟然为了孩子,如此胡闹,竟然鼓动全军将士跟他一起荒唐?”顾邵不屑的冷哼一声。
  “是不是胡闹,孝则待会儿看了球赛再说吧。”杨阜虽然有些不悦,却也未曾反驳,击鞠刚刚兴起的时候,也的确引起了不少争议,不少饱学之士觉得此举玩物丧志,不过后来在吕布的引导下,事实证明必要的游戏不但不影响孩子的学习,反而有些促进作用,至少对兵法的研究上,更有兴趣了一些,现在长安书院都建有一个蹴鞠场,毕竟战马不是人人都能有的,学院里也没那么大的场地。
  三人说话时,下方击鞠已经开始了,吕征对面,有一名十分健硕的少年,几乎是以蛮横的攻势直冲球门。
  “雄壮,呆子,传球!”马秋拍马紧紧跟在少年身后,怒喝连连,那少年却不管不顾,直冲球门,若有人敢拦,直接一球杆打过去,将对方迫开。
  “这雄壮乃雄阔海之子,年仅四岁,但却生的体壮如牛,体格比得上其他七八岁幼童。”杨阜笑着解释道。
  陆逊和顾邵点点头,雄阔海跟随吕布多年,乃吕布麾下猛将之一,斗过许褚,战过张飞、关羽,如今也是声名在外,天下一等一的猛将,不过看向此子,两人眼中却闪过一抹不屑,这是典型的莽夫行为。
  就在这时,却见一骑飞快的从后方穿插过来,马秋大喊小心,吕征已经越过雄壮,挡在球门前。
  “嘿嘿,公子,主公可是说了,球场之上,只看胜负,不分尊卑的,这第一球,我要了。”雄壮小小年纪,声音却是很粗。
  “来吧!不然也显不出我的本事!”吕征大笑一声,趁着雄壮将球击出的瞬间,挥杆将球击飞,另一边姜维已经到位,一杆子把球给击飞出去,早有管勇等在那边,接球之后,迅速攻往对方球门。
  “回防!”马秋恨恨的瞪了雄壮一眼,策马回奔,与高宠齐头并进,不断的逼向管勇,人还未到,马秋一勾球杆,勾向管勇的球杆。
  “去!”管勇见势不妙,一杆将球向后打出,紧随其后的一名球手一拉球杆,将球拉向一旁冲上来的姜维。
  “进!”姜维在马背上狠狠地一杆抽出,马球飞窜出去,直接攻进了对手的球门。
  “吼~”姜维兴奋地举起了球杆,四周的观众顿时欢呼起来。
  “猪脑子!”马秋看着耷拉着脑袋过来的雄壮,气不打一处来。
  高宠策马上前道:“别吵了,这次我来开球,雄壮,你去球门附近守着,准备扳回一城!”
  “好。”雄壮讷讷的点点头,策马跑了出去。
  高宠开球,与马秋一左一右疯狂前冲,在他们身后,张虎带着其他球员四面支援,没有猛攻,球在几名球手之间来回传递,另一边吕征却指挥队伍四面拦截,双方这一番攻守看得人眼花缭乱,最终高宠瞅着一个空荡,一杆将球送到雄壮附近,雄壮兴奋地怒吼一声,一杆将球打进球门。
  “精彩!”看台之上,陆逊放下了千里眼,忍不住惊叹一声:“攻守之间,暗合法度,虚实结合,好似两军对垒,此番当真不虚此行!”
  “不够。”杨阜摇头笑道:“主公说过,击鞠与真正的两军对垒还是有区别的,击鞠有规则限制,但两军对垒却是各逞奇谋,一会儿各部相争的时候,两位就知道这击鞠的残酷了。”
  少年队的比赛虽然精彩,但也只是前戏,真正的精彩之处,还是在六部决赛之中展开,随着赵云的命令,吕征以一球只差,赢了比赛,这场少年击鞠大赛算是落下了帷幕,接下来,却是有人接替了赵云的位置,赵云、雄阔海、庞德、马超、北宫离以及吕玲绮各自带着一支马队上了赛场。
  “怎的还有女人?”陆逊皱眉看着吕玲绮身后,清一色女子组成的队伍,不解的看向杨阜。
  “游戏而已。”杨阜哈哈一笑道。
  “若非他是吕骠骑之女,也走不到这一步吧?”顾邵冷笑道。
  杨阜笑而不语,没有多做解释,吕玲绮当年在江东可没少收拾江东武将,那魔女的属性听说在离开后直接带出来另一个以吕玲绮为榜样的魔女,在江东无法无天,不过吕玲绮在关中,尤其是在西域、西凉一带,名声可是不小。
  第一场就是吕玲绮与马超的逐日营之间的对决,虽然被削了军职,不准再带兵,但这击鞠本就是游戏,吕玲绮在与赵云完婚并诞下一子之后,就自己组织了一支专门打击鞠赛的球队,在长安的风头,甚至能压制其他五部,不过打进六部决赛却是头一次,整个赛场上,随着吕玲绮的出场,不少少女、妇人都兴奋地尖叫起来,令陆逊跟顾邵颇为不适。
  双方行礼之后,一场球赛再度展开,这一次,陆逊和顾邵对击鞠规则有了不少了解,看的也更加入神,想象中马超摧枯拉朽的场面并没有出现,这些女人韧性十足,而且骑术精湛,虽然在力量上拼不过对手,但在灵活上却比逐日营更灵动,花样百出,逼得马超陷入了苦战,一直到最后一刻,才以一球险胜,却遭到观众中无数女子的叹息。
  一帮逐日营的爷们儿废了这么大力气才险胜一帮女人,也大感脸上无光,跟着马超灰溜溜的退下场去,然后便是第二轮对决,雄阔海跟庞德之间的角力,陆逊和顾邵却在这其中渐渐看出了许多门道,只是看出来的越多,心情就变得越发沉重。
 

特点:

可将给水管中超过导阀安全设定值的压力释放,并维持管中压力于安全值之下,以防止水压过高造成的系统危险。

 

原理:

主阀的进口侧通过控制管与导阀相连,当进口侧压力大于导阀设定压力时导阀打开泄掉上腔的压力,主阀瓣随之打开。主阀持压,压力降低至设定压力时,导阀关闭,主阀也关闭。

 


上一篇:彩之家故人
下一篇: 彩之家产品